一个话唠

闭嘴

诶盆友我跟你说啊…这个东西…我今天碰到了一个超级好玩的…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个…

……

妈你怎么老看这个啊…今天我回学校的时候…这次考试…今晚吃啥啊…我想吃…妈我今晚能先洗澡吗…

闭嘴

…………


不是你听我解释一下…这件事其实主要原因是…我觉得没必要这么大火气…可以好好谈谈啊…冷静一下…那个真的是应该…

你再顶嘴信不信我给你一巴掌

………………

————————————————————————————

【队长我跟你说啊今天叶修又抢了咱们的boss队长你知道吗今天食堂又是秋葵和白斩鸡你跟食堂阿姨说一声换换口味吧我都要吃吐了秋葵简直是比老叶还大的boss啊队长你有在听我讲吗…】

【在听。叶神抢boss我待会儿跟公会反应一下,现在先去解决下午饭?食堂今天有龟苓膏。】

【行啊反正我也饿了诶队长要不下次老叶那个不要脸的带头来抢boss我们也去帮忙吧教训教训他们不对啊队长你说有龟苓膏没说没有秋葵啊不能这么坑我啊队长…】

【少天,秋葵对身体好。叶神交给公会就好了。】


我与黄少天的差别

愿所有话唠,都能遇到属于自己的🐠

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个人意见,慎点

【仅仅是个人的意见】
【慎点注意】

我只是对自己较熟悉的领域表达观点,解释他人可能不了解的方面,算是帮助更好地认知
不单指某一个例,不支持任何一方立场,不纠结究竟谁对谁错,也不参与讨论关乎话题双方任何人的人品问题,单纯就一个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

我热爱和平







学美术专业看着现在一些打着反抄袭名号的人不知说什么好…基本三角形构图,初级阶段同样的五个物体,一个教室40个人那么多相同的摆放方式,是不是也要站起来指着别人喊“你们抄袭”?美术高考几万人挤在同一个操场里,你身边的人的构图你瞄一眼就能看到,是不是旁边那个人也要抓着你“不行你抄袭你成绩不合格”。

在美术类和文学类的抄袭有一些区别,尤其是在借鉴和模仿这两个问题上,文学类作品,一篇文章有超过多少的相似度算是抄袭我不清楚也不想假装我懂,图类作品最明显的抄袭就是描图,叠图,可是若只是存在一定的借鉴和模仿其实无伤大雅,不过在圈子里最好同类避嫌。

但是如果美术类的作品全按照现在一些人的态度,那美术生大多是“抄袭狗”,美术联考单考都不用考了,成绩全作废啊。为什么美术联考可以让几万人挤在一起不怕抄袭偷看,因为就算你看你也抄不到,画画的人100个人画同一个人头都绝不会相同,我曾经在集训时见过100个不一样的猴子,深有体会。美术生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断有借鉴,临摹名画以求更快进步的方式,所以仅仅只是构图相近,私以为是无法构成“抄袭”的“罪名”的。

“抄袭”这两个字无论对于谁,对于哪个圈子,哪个类别,哪个人,都是极大的打击,会成为极大的污点,这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的,绝不是儿戏,如果你要说一个人抄袭,除非有足以证明,经得起推敲的证据,否则对人对己均是无益,三思而后行。

但不是说就可以放任抄袭行为盛行。“反抄袭”的存在本质是为了维护圈子的秩序,该说的,还是应大胆地揭发,不过要先思考,而不是先瞎嚷嚷吸引他人注意,最后却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各位图手太太们也应该引起重视,不是所有人都能知道理解大家平时司空见惯的学习方式,如果在遇到需要借鉴他人的图来作画的情况时,可以在图下标明。

就像文手太太们撞梗一样,图手太太们撞梗也常有发生,这种情况大多发生在构图和设定上,大家也可以先问清楚,了解情况,并不是一看到相似就下定论“啊你抄袭!”,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抄袭的躲不过大家的眼睛,但也不要随便污蔑诽谤他人,我记得初中政治就告诉大家污蔑,诽谤算违法。

脑子人人都有,希望它会动






得饶人处且饶人

真的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

无论对谁

我在干嘛【多半是废了

我遇见一位姑娘
站在桥拱上
天空明月亮得心慌
她捻了兰指
咿呀尽听不透的花腔
在耳尖饶了几道弯
像河那头谁屋的小巷
戏音伴莲灯悠晃
没能扰醒岸边杨柳
却湿了姑娘的脸庞

断续夹杂铃铛轻响
不知又是诉着哪家将不归的儿郎








妹子其实是秃头人口贩子
渣男是大龄守门人员

【以下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文笔不佳,语无伦次】




15年大概是一个分界点,盗墓笔记在极尽巅峰后落寞,“同人产出的销量居前”等说法也许就是传说中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三胖子拍的电影不尽如人意,话剧虽出品精良,但奈何成本票价实在偏高,推广过于困难。再加上盗墓笔记的题材其实并不好体现,年轻的演员怎么可能演得出吴邪吸取费洛蒙后眼中沉淀千年的沧桑,怎么可能表现得出“张起灵”这三个字承载着的沉重的过往,黑眼镜,解雨臣,霍秀秀,黎簇哪怕是王盟,哑姐,哪一个不是生死里滚爬过的人?他们脱离于我们的日常,庞大的构造难以用简单的形式表达。

盗墓笔记或许被捧上神坛,但他如今是时候取下他的皇冠了。

相比盗墓笔记的玄幻,全职高手更贴近我们的生活,主角们平凡,又拥有属于自己的光芒。

群像描写给了读者们多重选择的机会,即使你不特别偏爱叶修,没关系,有喻文州,王杰希,周泽楷,黄少天,肖时钦...全职荣耀牛郎团,总有一款符合你的口味。加之热血,电竞都是近年较为关注较高的话题,能够吸引人,而且制作难度在正常人类认知范围内【至少没有血粽子】自然成为热门【关于全职B站各位up主大家都比我分析得好太多,我就不说啥了】

可以说全职火在当下,也是一种幸运。国漫崛起,制作较过去精良太多,网络发达,电竞热点...一切似乎都可以成为全职的燃料,足够它熊熊燃烧,照亮苍穹

盗笔和全职为什么会火,有人将其归功于cp,故而我发表一下在这方面的看点。

真要讨论cp,盗笔粉常说“同人逼死官方”,不是说笑,是真的。瓶邪cp一家独大,黑花紧随其后,几乎”一骑绝尘“式的cp选择让不吃的人选择退避。全职不明显的感情线反而可以使同人分散,大家根据自己的萌点选择,吃得开心,太太们平均分配,个圈都有粮,不怕饿死。又没有类似一些日漫那种大乱炖cp粉互掐官配的忧虑。从某种角度上看,“万马奔腾”式显然更能长久支撑圈子的繁荣。

但不管怎么说,这两部小说都令我敬佩并使我沉迷其中。作者已经不仅仅是在写一本小说,他们创造了有灵魂的人物,甚至让读者们愿意视小说为信仰。也拥有一些共同点,就像无论是三叔还是女神,他们运用了真实的时间,【半】真实地名,让一切仿佛真的发生过或即将发生。难说,2025年的苏黎世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长白山。

现在,全职高手并非捡起盗墓笔记放下的”权杖“,它用自己的实力为自己打造了一顶全新的”皇冠“,用它嘲讽并自信地宣布

这是属于他的时代



【话说杭州真是一块风水宝地】

杭州有什么
一个跨越了多少个时代的古董店
一间背后藏着无数秘密的铺子
一家谱写逆袭神话的网吧

古董店里坐着生于两千年前的老板
铺子里有一个光头的“黑社会人贩”
网吧里窝着胡子拉碴的微胖宅男,身价百万

江南的故事中,谁成了信仰,谁成了过客
谁与谁熬过了时间的阻碍,谁与谁生死相隔

也许哪天走在这儿的路上,雨淅淅沥沥地从天上落下来。水淋湿的街道,与背着东西的帽衫年轻人擦肩而过,眼神追向他,差点撞上一辆旧式的金杯车。
在拐角的便利店里,排在你前面的是一个有些邋遢的男人,买了一袋子烟和瓜子。排在你后面的是一个医生,买了盒速食饭,似乎很急地冲进雨幕。
想上前和那个男人交谈打发等待的时间,突然,雨停了。他走出便利店的屋檐,留下一个颓废而潇洒的背影,消失在雨后的阳光里。

春和景明

我就是死,也要写完那篇历史向的玩意。















好的我死了

牡丹江【一】

一口狗血…
bug多,ooc预警
【渣渣渣慎点】
考虑甚久还是决定作死…

*【牡丹江】真的不是戏曲,只是剧情需要…
BE…大概…


是谁在门外唱那首牡丹江?

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是那个病殃殃的人把自己从坟堆里捡回来的。
这就是吴羽策对于自己身世全部的认知。
那个人没得病之前听说是个顶有名的戏子,后来患了病,钱花完了,却怎么也治不好。戏班里的名位又给他人占去了,于是落魄街头,到这个小村子里来了。
吴羽策内向,和村里的孩子们混不熟,只能和那人学戏,唱旦角,偶尔在流动的戏班子里赚些饭钱。
李轩同他命运相似,同样是打小没了爹娘。但人缘比他好,同村里孩子们打成一片,帮着村里家家户户干农活,乡亲们也愿意匀他一口饭吃。
但吴羽策和李轩关系挺好。戏子这一行不受待见,觉得是不正经的行当,学戏的孩子容易受其他孩子欺负。每每有人欺负吴羽策,李轩就来帮手,两人一拳一脚地揍回去,久了,村里的孩子们也不拿这事儿瞎说了。
“你看,咱俩联手,你就不会单受欺负了!”脸上孩童的圆润尚未退去,蹭了泥有些脏兮兮的,眼睛看着吴羽策,却干净得发亮。
学戏的要早起吊嗓子。公鸡打鸣,吴羽策就从床上爬起来。李轩起不来,在被窝里哆嗦两下,翻个身继续睡。
但其实也睡不着了,只是阖着眼睛,隔着一扇门听着。
老实说,李轩不怎么懂戏。台上的人画着脸咿咿呀呀的,花哨的唱腔绕几个弯,实在没什么看头。他愿意在每个有吴羽策登台的下面守着,只是打心底觉得,只要是阿策唱的,都是好听的。
他也觉得奇怪,为什么阿策唱戏腔绕的弯一点儿也不比他人多,却能把自己给绕进去呢。
远边泛着鱼肚白,千绕百转的腔调一唱就是十年。悠悠的日子就从指尖流过。
天下要学的戏曲千千万,吴羽策最喜欢一首《牡丹江》。
没由来的喜欢。
但究竟戏中唱的那条牡丹江在何处,他是不知道的。
只他爱唱,李轩爱听,就时而唱起。
那时以为,一曲《牡丹江》,一台戏,一个听戏人,一个戏子,便就是一辈子。
可一辈子,哪有如此简单。
雨倾盆而下,洗刷着世间的一切。破屋子缺块瓦,雨滴从洞外漏下来,打在茅草铺的床上。
老戏子躺在床上,咽了气。
李轩陪着吴羽策站在床边,紧紧握着他的手,担忧的看着他。
吴羽策任他握着,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另一只手攒着那人临终前塞给他的写着地址的纸条。
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圈,终究还是没落下来。
那晚的破屋子里很冷,或许是外面下着雨的关系。李轩把自己的外衣披在吴羽策身上,凑合了一晚。
结果第二日便病了。
幸许只是打多几个喷嚏,有些乏力,却也被吴羽策狠狠地责骂一顿。
李轩耸耸肩,嘿嘿地笑。
“傻笑什么。”吴羽策赏了他一个白眼。
没有人愿意送老戏子最后一路,正值乱世,死了人是多晦气的事。
他们把那人葬在村尾的荒地里,连碑也没有,单单平地里凸起的一个土堆,里面睡着那个养了自己十余年的人。
划着尽剩的火柴起了一堆火,烧了几片叶子,就这样了。
其实已经不如昨夜冷,可回去时李轩仍不住地打寒颤,吴羽策把外衣递给他,他肯不接。
“没事,大概过几日便能好了。”
“阿策你自己别病了啊!”
他是这样搪塞的,吴羽策就这样信了。
这病却没如同他们想得那般“过几日便好”。今后数月,但凡阴雨天,李轩什么都做不了,窝在吴羽策怀里一个劲地哆嗦。吴羽策抱着他,希望能让他暖和些,不那么难受。其实无非同样什么也做不了。
他知道,该带李轩去找大夫。那人去之前总唠叨那些个巫医,钱收了不少却不见病好,叮嘱他若是哪儿病了定要去寻城里那些留洋的戴着眼镜穿着白褂的人,那才是治病的人。
但如今的世道,没有钱,一切从何谈起。
那张纸上的地址都快被吴羽策攒花了。

——————————————————————————
不知道有没有【二】…
毕竟一开始就是自娱自乐…